班超投笔从戎

汉明帝时,班超听说匈奴又联络了西域的几个国家,经常掠夺边界上的居民和牲口,气愤得再也坐不住了,说:“大丈夫应当像张骞那样到塞外去立功,怎么能老闷在书斋里写文章呢?”他把笔杆扔了,就投军(后人把文人从军叫做“投笔从戎”,“从戎”就是从军)去了。班超的父亲名叫班彪。当年汉光武帝知道他有学问,就请他整理历史。班超的哥哥叫班固。汉明帝叫班固做兰台令史(汉宫藏书的地方叫兰台,兰台令史是在宫里校阅图书、治理文书的官,后来史官也叫兰台),编写历史。以后班超也做了兰台令史。公元73年,执掌兵权的窦固派班超为使者,先去联络西域,斩断匈奴与西域的联系,再去对付匈奴。班超带着三十六个随从人员到了鄯善。鄯善王归附了匈奴,但匈奴还是不断地向他勒索财物。这会儿汉朝派使者来了,他们殷勤接待。从张骞通西域以来,西域和汉朝不相往来又有65年了。班超住了几天,匈奴的使者到了。鄯善王怕得罪匈奴,故意冷淡班超他们。班超打听到匈奴的使者住地离这儿才三十里地,知道鄯善王又是恨他们,又是怕他们,正为难着。班超不让透露风声,就把随从他的人全召集在一块儿喝酒。正喝得兴高采烈时,班超站起来,说:“你们跟我千辛万苦来到西域,想的就是为国立功。没想到匈奴的使者来了。要是鄯善王把咱们抓起来送给匈奴,咱们连尸骨都还不了乡了。”班超又说:“如今只有一个办法,趁着黑夜去袭击匈奴使者住的帐篷。咱们杀了匈奴使者,鄯善王一定吓破苦胆,还能不归顺汉朝吗?”大伙全都赞成。到了半夜里,班超率领的十个壮士拿着鼓躲在帐篷后面,二十人埋伏在帐篷里面,他带着六个人顺着风向放火。火一烧起来,十个人同时擂鼓呐喊,其余的大喊大叫,杀进帐篷里去。班超手起刀落,一下子砍死了三个匈奴兵。壮士们跟着班超杀了匈奴的使者和三十多个随从,把帐篷都烧了。班超他们回到营里,正好天亮。鄯善王听到匈奴的使者给杀了,亲自来到班超的帐篷里,说今后一定听从汉天子的命令。班超安慰了他一番。鄯善王表示真心和好,就叫他儿子到洛阳去学习汉朝的文化。班超回到洛阳,窦固向汉明帝奏明了班超的功劳。汉明帝派班超再去结交于阗。班超带着原班人马到了于阗。于阗王早就听说班超厉害,出来接见。可他那儿还住着个匈奴派来的军官。于阗王左右为难,回到宫里,就把巫师请来求神问吉凶。那个巫师向着匈奴,他装神弄鬼地对于阗王说:“你为什么要跟汉朝人来往?汉朝使者骑的那匹马,赶快拿来给我。”于阗王就派人去向班超要马。班超对来取马的人说:“大王要我的马敬神,我怎么能不乐意呢?可不知道要的是哪一匹,请巫师自己来挑挑吧。”取马的人回去一说,那个巫师真的来挑马了。班超立刻拔出宝剑把巫师杀了,然后提着巫师的脑袋去见于阗王,对他说:“这个人头跟匈奴使者的人头一个样。你跟汉朝和好,两国都有好处;你要是勾结匈奴侵犯汉朝,看看我们的宝剑吧。”于阗王连连说:“愿意听汉天子的吩咐。”他派兵杀了匈奴的军官,也把儿子送到洛阳去学习。班超把带来的绸缎等送一份给于阗王和他手下的大官。这以后,西域龟兹(今新疆库车一带)、疏勒(今新疆喀什一带)等国也跟着和东汉交好了,恢复了张骞当年的局面。公元75年,汉明帝害病死了,太子即位,就是汉章帝。班超接到了诏书,准备动身回汉。疏勒国的一个将军流着眼泪说:“汉朝扔了咱们,咱们用什么来抵挡匈奴呢!与其那时候死,不如今儿就死了吧!”说着就自杀了。班超经过于阗,于阗王和大臣们抱住班超的马腿不放。班超只好上书给汉章帝:西域各国如果失去了依靠,只好去投靠匈奴,再来侵犯中原。汉章帝看了奏章,就让班超继续留在西域。汉章帝病死后,太子即位,就是汉和帝。后来,汉和帝派中朗将任尚为西域都护去接替班超。公元102年8月,七十一岁的班超回到洛阳,9月里病故。

相关评论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